欢迎来到云南省昆明国旅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云南 > 西双版纳 > 勐腊县 > 勐捧农场创业史

勐捧农场创业史

时间:2015-07-27  www.cits2.com  云南国旅  人气:71

摘要:(西双版纳勐捧农场首任场长 党委副书记 现离休) 勐捧农场自1974年组建已经20年了。为了建设勐捧农场,大批艰苦创业的老农垦、知识青年以及部队现役干部洒下了辛勤的汗水,作出了巨大的奉献。历经新老交替两代人的开拓,终于使勐捧农场兴旺发展起来,为边疆...

(西双版纳勐捧农场首任场长 党委副书记 现离休)

  勐捧农场自1974年组建已经20年了。为了建设勐捧农场,大批艰苦创业的老农垦、知识青年以及部队现役干部洒下了辛勤的汗水,作出了巨大的奉献。历经新老交替两代人的开拓,终于使勐捧农场兴旺发展起来,为边疆的繁荣与稳定作出了贡献,为农垦事业增添了光彩。作为负责组建十九团——勐捧农场第一任场长的我,心里感到无限的欣慰。我在勐捧农场只工作了5年,为勐捧农场办了一些实实在在的事,付出了自己的一份心血,并和全场广大职工共同经历了一段风雨历程。而今回想起来,不禁心潮激涌,思绪万千,往事又一幕幕浮现眼前。

  “文革”初期,云南农垦改体制为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勐腊总场随之更名为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六团。由于上山下乡知青大批到来,六团人员由原来的8020余人迅速猛增到30000多人,下属建制规模由原来的6个营迅速发展为25个营。为了便于管理,兵团党委决定将六团一分为三——六团建制不变,新组建十九团和二十团(即勐捧、勐满两农场)。分团的会议开了几个小时,确定了分团的原则和方案,随即宣布了各团筹建小组名单。这次分团是群众的要求,是形势发展的需要,是为在勐腊地区迅速发展橡胶事业的关键性决策。在分团会议上,三家一致表示,要分出风格、分出团结、分出干劲,以促进橡胶事业的发展。这些都在后来的实践中得到印证。

  当时,我奉命负责组建十九团。在上级机关领导的帮助和指导下,团部住址选定在勐捧坝子勐哈三岔路口。1974年3月,我们率领第一批组建人员到达三岔路口安营扎寨,这便是建设勐捧农场的起点。组建勐捧农场,这对我的农垦生涯来说,算是第三站历程。

  早在1954年,当时的云南省委领导同志指定我到陆良组建机械化试点农场,也是云南省最早的第一个国营农场。初建时期,王震将军亲临视察指示工作,为我们解决了资金、种羊等急迫问题;还讲述了他当年率军到南泥湾垦荒之前毛主席对他的一次谈话:“毛主席问我革命的目的是什么?我回答说打败国内外反动派,建立新中国,将来实现共产主义社会,毛主席笑了笑说,‘这也对,但根本的目的是解放生产力。'听了毛主席的一番话,我便带领部队进入南泥湾。”王震将军还要求以后农场要给当地群众提供良种毛羊。听了王震将军的教诲,我心里豁然开朗,多少年来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实实在在搞生产的人。1959年我调离陆良农场前往勐腊参加组建勐腊农场,这也是在勐腊县垦区最早组建的农场之一,是我的农垦生涯的第二站。1963年勐腊总场成立后,我到总场工作,但仍未离开勐腊,也未离开过生产领导岗位。这次负责组建十九团农垦事业的发展又将我推上了新的征程。当时大家热情很高,为建新团都争先恐后,生怕掉队不光彩,不好交待,尤其是热情奔放的“知青”更是劲头十足,明知有困难,也要迎着困难上。在一片荒凉的三岔路口,大家伐木劈竹建起了一幢幢草房;开荒种地生产蔬菜、花生、黄豆;为解决饮用水问题,大家日夜轮班挑灯打井……。一切都从零开始,一切都靠双手来创造。我们几位团的核心领导小组成员,除了做全团面上的领导工作外,经常投入生产劳动,同全体机关干部、职工心往一处想,汗往一处流,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团的首脑机关——勐捧农场场部便在这原为虎穴兽窝的三岔路口立足扎根,成为领导勐捧农场建设的中枢部位与窗口。

  分团后新组建的十九团,辖有原六团分出来的六营(即六分场)、八营(即二分场)、九营(即三分场)、十营(即四分场)、十一营(即一分场)、二十营(即五分场)。1974年9月,撤销了的思茅地区水利二团,人员交由十九团就地组建成二十五营(即七分场)和二十三营(即八分场)。当时我对十九团特点的认识主要有几点:

  一是资源好,发展前景广阔。约10余万亩宜林地,均为一、二类型区,土肥沃,雨量充沛(年降雨量1300一1500毫米),年平均气温20·4。C,是得天独厚的理想植胶区。这对一个拓荒者——农垦战士、“老兵新传”演了三、四次的我来说,是多么令人鼓舞和诱人迷恋的好地方。为了开发这片宝地,有些老同志披肝沥胆甚至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九营老营长孙占山同志在临终嘱咐中这样说:“把我的遗体埋葬在橡胶树下,丧事从俭,把子女教育好。发”我想孙占山同志如九泉有灵,他一定会为今日劫捧农场事业的兴旺发展而含笑。

  二是人员来自四面八方,人谓“四合一”的单位。鉴于"文革"中派性的干扰,要求我们必须执行“要团结,不要分裂”的工作方针。在干部任用上必须遵循德才兼备、任人唯贤的原则,排除派性干扰,搞五湖四海,为农场的建设奠定良好的基础。最初组建成的十九团,六营是1959年农垦总局最早在勐腊垦区铺开建场时组建的一个老单位,十一营为原来六团所组建的。八营、九营由一团(即景洪农场)抽调人员组建而成;十营、二十营由二团(即东风农场)抽调人员组建的;二十三营、二十五营是由水利二团归建后组建而成。由这样的一些单位融合为一个整体,没有正确的指导思想,不靠党的正确方针和干部政策,是难以做到安定团结,发展生产力的。尽管“文革”期间毛主席曾多次指出“要团结,不要分裂”,“还是安定团结为好”。但干扰、捣乱、小动作却经常发生;斗争是客观存在的。安定团结,成败在此一举。在团党委一班人的表率作用带动下,坚持和维护安定团结在全场形成主流,局面稳定发展,为勐捧农场后来的发展建设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可以这样说,没有各级党组织的坚强团结,没有全场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新组建的十九团就难以迈出前进的步伐,更难说为以后勐捧农场的发展创造有利条件。

  三是分出后的十九团基础比较薄弱。全团只有六营的3个老连队,3000多亩投产林地,年产干胶几十吨。其他都是1971年以后新建和正在归建的连队。由于人员增加过猛,生活、医疗、职工子女上学都十分困难。长期没油吃,没肉吃,蔬菜也难以自给,经常喝盐巴汤。繁重的劳动,清苦的生活,对老职工和广大的“知青”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要是按照南泥湾精神,有这么好的土地和人力资源,依靠群众自己动手,完全可以做到丰衣足食。但是由于当时“左”的干扰,束缚着农场广大职工的手脚。例如把职工家庭副业生产视为“资本主义自发”,要“割资本主义尾巴”,连职工养几只鸡、种几棵菜都加以禁固。我们曾在职工中做过调查了解,普遍反映是自然条件这么好,冬季都能栽种包谷、花生、黄豆,一年可以三种三熟,我们都有一双勤劳的手,为什么就是不让我们自产自食?没办法,老职工多数上有老下有小,买又买不到,供又供不了,只好苦上一两年攒上一点钱回湖南老家去背油。知青们也都是如此。由于缺乏基本生活的保障,职工思想不安定,同时还加重了家长和亲友的牵挂与担忧,给农场的领导工作增加了不少的困难,使发展橡胶生产受到了一定的阻碍。

  四是有屯垦戌边建设边疆、保卫边防的光荣传统。当时提出要发挥三个队——工作队、生产队、战斗队的作用。十九团组建后,我们十分注意教育广大职工,尤其是教育知识青年,要自觉遵守党的民族政策,尊重兄弟民族的风俗习惯,维护场群鱼水关系,做到不与民争利,支持群众发展生产以及各项建设。总的执行情况是好的。但由于上山下乡增人过猛,人员百分之九十是知青,加之团的规模庞大而又分散,教育管理跟不上;而且生活困难,不时出现打架斗殴,不尊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等现象,个别人甚至损害群众利益,造成不良影响。如分团前夕,就曾经发生过十营的一知青,因私拿兄弟民族群众的甘蔗而引起打架,以至把一位傣族群众打死的事件。九营因看电影和爱尼群众争吵而伤害了民族自尊心,引起少数民族数百人荷枪实弹包围九营营部的事件。八营为推苗圃地损坏少数民族群众的坟地,引起少数民族群众的愤怒和不满。这些事虽属偶然和个别,但却一度引起场群关系的紧张。

  基于对当时农场现状的认识和实际工作中的一些沉痛教训,为使农场肩负起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重任,尽快为国家种出“争气胶”,党委从农场实际出发,作出了重要决策:

  首先是把各级领导班子建设好。干部是决定的因素,千军万马首先要抓好班子。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遵循德才兼备、重在表现、搞五湖四海、实行老中青三结合的原则,较好地调整配备了各级领导班子,使之成为团结战斗、朝气蓬勃的领导集体。1974年底,随着兵团体制的撤销,十九团恢复农场体制并改称国营勐捧农场。体制的转变适应农垦事业的发展和密切了场群团结。就在这时,上级党委正式批准了农场、分场两级领导班子的设置。经上级正式任命
的农场领导班子是:葛小兵任书记,钱明达任副书记、场长,杨吉甫任副书记,韩宝祥、李英、赵治和为党委委员、副场长。原六团副政委冯国坠同志调勐养农场。这就是勐捧农场第一任领导班子的组合情况。农场下属8个分场及其中学、医院、修配厂、车队、基建队等单位的领导班子都作了调整充实。经过调整充实后的各级领导班子整体素质明显较好,团结协调,有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蓬勃朝气,能够以身作则深入实际,密切联系群众,并富于开拓进取精神。为以后农场的发展作了组织上的保证。

  勐捧农场知青占80%以上。由于生活工作艰苦等原因,思想极不稳定。为了摸清思想、表彰先进、做好工作,党委在五分场召开了知青代表会。会议上公布了农场发展远景规划和当年生产工作任务。在热烈的气氛中,代表们相互交流思想工作情况,互相激励鼓干劲,为当时深入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完成和超额完成年度计划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这次会议从青年特点出发,结合开展各种形式的文艺体育活动,既活跃了职工文化生活,又激发了青年积极向上的热情。通过这次会议,场内分场与分场,知青与知青,职工与知青,以及干群之间都出现了相互了解、相互信任、团结和睦的良好局面。打架斗殴的事以后再没有发生。全场职工深入开展“农业学大寨”的群众运动,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斩耙、开梯田和农作物备耕的生产热潮,各分场都涌现出一批作业质量好、完成任务好的先进事迹和先进人物。

  在职工思想有所稳定,团结气氛有所增强,生产工作积极性有所调动的同时,农场党委仍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意识到在生活十分艰苦,吃油、吃莱、吃肉得不到起码保障的情况下,不用说积极性难以持久,就是思想稳定也只能是很短暂的。我们始终没有忘记广大职工的呼声:“这地方好到是好,就是没有油吃。”回老家背油吃的情景仍在继续进行。知青的情况更是令人不安,正在发育成长的小青年,相当一些人面黄肌瘦,怎叫他们的父母不悬念牵挂!出路何在呢?买又买不到,国家供应不了。1962年云南省委关于发展国营农场职工家庭副业生产的决定,在“文革”期间被当作了资本主义加以批判,连在房前屋后种株芭蕉或一棵木瓜、职工养只鸡也用“割资本主义尾巴”加以没收。1973年六团一营兵团战士(主要是知青)围绕。“小自由”(职工家庭副业生产)开展了一场大辩论,出了很多大字报,有的人认为"小自由"是资本主义尾巴,此风不可长;另一些人认为“小自由”是社会主义经济的补充。这次辩论,使我受到启发,据此向党委建议,就职工家庭副业生产作出决定,允许职工家庭种菜、养鸡、养猪——养猪实行自食一半,卖给集体食堂一半的办法;职工自用地规定2~3分,家庭人口多的不超过5分;允许在房屋后种水果,谁种谁收归谁所有。决定颁布实行后,广大职工喜笑颜开积极响应,不到半年时间,全场职工家庭副业生产便普遍开展起来,职工生活随之得到一些改善,职工后顾之忧解除了,普遍思想稳定,干劲倍增,从而促进了生产发展。可是农场内外的一些人却对此提出反对和批评。直到1977年12月农垦部召开国营农场工作会议,经过40余天的讨论,统一了对国营农场性质、任务、地位、作用以及发展方针等重大问题以及若干具体政策的认识,其中包括对职工家庭副业生产的认识。会议后下达了国发(1988)20号文件。无休止争论结束了,是非清楚了。这次会议可以说是国营农场发展的一个契机。

  建设农场发展橡胶事业的目标,统一了全场职工的思想和行动,大家同心同德,紧密团结,发扬大寨人艰苦奋斗的精神,掀起了开荒植胶为主的全面生产建设热潮,在分团的当年全场新植胶7000余亩,使全场植胶面积达到2万多亩,迈出了可喜的第一步。可是正当大家豪情满怀奋勇直前的时候,1974年底至1975年元月初和1976年元月初的两次低温寒害,把所有的橡胶幼林和苗圃基本摧毁,广大职工多年耗费的心血和汗水付之东流。全场职工无不伤心泪落,失败与挫折使全场职工经受了考验,也给了我们农场领导干部一个沉痛的教训,认识到掌握自然规律依靠科学技术发展橡胶生产的重要性。农场党委经过认真分析总结经验教训,统一了思想认识,在组织全场职工奋起抗灾保树、保苗的同时,组织了全场科技干部进行寒害程度、使用品系的不同抗寒能力、植胶环境等全面调查分析,并在上级科技部门的支持指导下,总结出了一套符合勐捧农场自然特点的植胶技术和措施——实行小区规划,选用高产抗寒品系以及品系合理配置对口上山等等。在立足抗寒植胶,认真实施一系列橡胶垦植措施中,钱良儒、廖秀桂等科技干部付出了心血,作出了努力。实践证明,这一技术措施的应用和推广,给勐捧农场橡胶生产奠定了科学基础,开始了橡胶生产稳步快速发展的新旅程。寒害之后,全场职工奋起补苗换株,建苗圃、开挖梯田,都严格按照新的措施要求进行。1978年全场新定植橡胶15045亩,这在勐捧农场发展史上是新定植最多的一年。为了更加合理有效地使用资财和劳动力,调动职工的积极性,在这一时期我们恢复采用一些合理的规章制度,如定额管理,实行任务到人,班组集体劳动等,加强了生产经营管理。由于当时“批林批孔”的干扰,少数人到处煽风点火搞小动作,荒唐地指责我们“搞唯生产力论”,把二分场说成是“搞生产力论的典型”。把农场领导说成是“黑后台”,到处召开“批判”会狂喊乱叫,要广大职工“睁大眼晴”看“走资派还在走”。这股浊流干扰了正常的生产工作秩序,违背了全场广大职工的意愿和利益,理所当然受到了全场职工的抵制,最终湮没在全体职工前进步伐的声浪中。党的十一大召开,宣布了十年动乱的结束,拉开了建设四个现代化新时期的历史帷幕。喜讯传来,全场职工欢欣鼓舞,对农场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决心甩开膀子大干一场,加快速度早日把农场建成橡胶基地。但意想不到的“如青”回城风却骤然而起。自1978年10月下旬起全场知青开始波动,至1979年3月6000多知青基本走光。知青返城情可理解,但给农场造成的困难却是致命的。当时各级机关完全瘫痪,学校停课,医院停诊,汽车停运,胶林荒芜,不少生产队人走屋空,连看房的人也没留下一个。多年来同“知青”休戚与共、团结奋斗建场植胶的留场老职工,无不对知青满怀思念之情,大家落下了伤心的泪。在这期间,我大女儿产后患病,因医疗事故而去世。留下一个刚出世三天的小外孙,由还在工作的老伴带领着。公事私事搅得我心情烦乱不堪。1979年3月份,上级组织决定调我到东风农场担任党委书记,并由总局主持工作的领导同志找我谈话。许多干部、工人听到我调动的消息,纷纷前来看我,挽留我在勐捧继续工作,老实说,我也不想离开曾经抛洒了心血与汗水的勐捧,再说勐捧农场是一个很有希望、发展远景广阔的农场,还有和我多年同甘共苦的干部与职工。可是想自己是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党的干部,只能服从组织的决定。之后,东风农场来人来车接我,我便怀着对知青返城后留下来的一大批艰苦创业的老职工们依依惜别的深情,离开了勐捧农场,踏上了我农垦生涯的第四站——东风农场。

  弹指一挥间,我离开勐捧已是15个春秋。不管我是在东风农场工作,还是后来到总局工作,我的心都是同勐捧农场的建设者们连结在一起的。勐捧农场所取得的每一个成就,每一个进步,无不使我由衷感到欣慰。勐捧农场组建已20年,成就喜人。我衷心祝愿勐捧农场的广大职工,在市场经济的新形势下,继续团结奋斗,再创辉煌。

注:本文是钱明达同志为纪念勐捧农场建场20周年(1994年)所作

【欢迎分享】
勐捧农场创业史:http://www.cits2.com/xsbn/menglaxian/35243.html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更多相关勐捧农场创业史的信息,请关注云南昆明国际旅行社官网:http://www.cits2.com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云南省昆明国旅网未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或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03229168即时清除!